我也可以给你勇气吗?







黑武要天天开心鸭!

我女儿太好看了,我好心动。
(平时不愿意发截图但是这张太美了555555我舔舔

不好的事情都快点过去吧。

【邦信】重川

是不知所云的片段。
老流氓经历了劳改以后的故事【草

韩信觉得自己从来没见过刘邦剃这么短的头发。他向来是个注重外表的人,又很有一番自己的品味,而现在,他那斜斜的刘海儿被剃刀噼里啪啦地截断,短短的头发茬子像是被除草剂割过的地皮,参差的黑里隐约透了些青白的皮肉来。

他看着刘邦的头皮就想笑,露出点白牙又硬生生憋回去。刘邦挑了挑眉,抬手作势要削他,韩信瞪瞪眼睛一缩脖子,那人的掌根便贴着他的脑门儿滑了过去。

“小兔崽子,笑什么笑。”

韩信还是没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眼睛弯弯的,让刘邦想起他在监狱里透过密密匝匝的铁窗看到的那一轮新月。他没说话,只是瞪着韩信看,从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丝儿看到脚上的旧皮鞋...

“你怎么又被日了?”
我揉着我的老福特的屁股这样说。

新年愿望是我,我的家人,我的朋友都能快乐和健康!
嗯嗯我也不太会说话啦,反正就是,希望所有人都好!!!

睡前……想(
0评也不自杀((

18年发生了很多事,家里的学校的,二次的三次的。我认识了很多好朋友,也写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当然也遇到过许多离别。
每一年的总结都有许多的不完美,去年的我还在寄希望于今年,现在的我只想把眼前的事做好。
明年我要准备考研了,大概会消失很久。现实最重要,想要以后可以继续快乐地生活下去,还是要为自己的未来拼一把才好呀。

咳咳跑题了。

总之很想和大家聊聊天,有什么想说的话都给我留言可以莫,感谢大家,新的一年也希望大家都开心健康,幸福平安!

我很难想象楚留香的少年时是什么样的。他是一个成熟的人,成熟得近乎完美,像一块已经被打磨了千次万次的玉石,圆润光滑,白洁细腻,我根本无法从边角的浮罅里,找到它的任何一点瑕疵。
“但是,谁都年轻过。”楚留香撑着下巴看着我,笑得温柔又好看,“你说对不对?”
我讷讷地点着头,因为他的一个微笑而不由自主地脸红起来。于是我低下头去,把一张通红的脸塞进我面前的咖啡杯旋转着上升的热气里。
在朦朦胧胧的苦涩香味里,我恍惚着去想象他少年时的模样。他五官的轮廓或许会比现在更柔和,笑起来的时候全世界的阳光都溶进他的眼睛里。他或许不会穿着这么正式的着装,偶尔也会穿穿运动服,连帽衫,骑着自行车从大街小巷略过,调皮的风顺着衣服的...

十八岁的韩信站在学校的台阶上,他抬眼去看窗外,高考完以后的校园被铺天盖地的快乐填满,而他是欢乐人潮里的那一点微不足道的沉默。
刘邦陪着他沉默,抬手抚摸着他的头发,他的耳根,从身后把他整个笼进自己的怀里。韩信在颤抖,他的双唇翕张,却发不出完整的声音来。
这个人的怀抱里也曾经来来去去拥有过许多人,但是自己或许会是不一样的,韩信这样想着。他想成为刘邦的独一无二,他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心捧出来,殷红又鲜活,他想问问刘邦愿不愿意收下它。
但是他没有这样说,他只是说,你该走了。
刘邦低头亲吻韩信的侧脸,虔诚又细致。
你长大了,他这样说。

【燕无回x谷潇潇】直男爱情故事 01

*瞎写的233333,不知道会写多长,应该不会太长,吧?
*谷潇潇真可爱,我疯狂prprprpr

山下来的小师妹说,燕无回是个傻直男。

燕无回其实不太懂傻直男是什么意思,或者说其实这些崭崭新的小孩子们说的好多话他都听不懂。比如说有时候他们会讨论齐无悔和风无涯到底是不是“基佬”,还会讨论高亚男和华真真能不能“百合”。这些眉眼还生着稚气的小娃娃经常在他面前叽叽喳喳,像许多只快乐的小鸟,虽然他不明白他们口中的奇言怪语,但是他依旧会笑着摸摸他们的发顶,说,今天多留一会儿吧。
他很喜欢他所在的暮云阁,这是华山风景最好的地方,日间阳光斜照冰凌,莹蓝一片,黄昏白雪纷落冰湖,野雀盘旋。有许多师弟师妹师兄师姐在...

*原楚,想到哪儿写到哪儿的摸鱼

我知道楚留香这个人是与众不同的,于是我和他谈话的时候都非常小心翼翼,我想保留他的这份与众不同,也想在一问一答中听到他最真实的反应。
绕了一个大圈以后我终于又提起原随云,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我明显地看到他的笑容短暂地凝结,他的睫毛轻颤,眼睛低垂不去看我,片刻后再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又温和如往常。
他是个完美的演员,我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他可以随时随地为自己戴上最好的面具,但是仍然会有一些疼痛而尖锐的感情,刺破他光鲜的外表,露出本来的色彩。
于是我问他,他对你来说是怎样的存在呢?
非常老套的一个问题,他偏着头,似乎在认真地思考,过了不知道多久,终于转过眼来看我。
“我...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