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到的人 醒来就去见他

世界第一垃圾废柴侃
没文笔没剧情没风格 写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吃的cp很杂 还低产到爆炸
有点社恐 不太会说话 很抱歉

绑画黑武是噼里啪啦无敌棒的活神仙😭

step by step

在学会写文之前,先学会做人应该是最基本的吧。
只要看她的文章就好了人品不重要?对不起,我无法苟同。
恕我直言,说这种话的人你怕是自己的三观也有点问题。

*是邦信
*片段,估计写不完的(……)
*后面有一点意识流的车,注意

跌进房间的时候刘邦不知道有没有落锁,他只知道进来的那一瞬间他就被韩信扑过来的身体压在了墙上。他的唇瓣带着酒精的味道,有点凉,但是舌尖滚烫。他急切地去啃咬去舔舐,饥饿已久的模样,但很快就被刘邦夺回了主导权,反手把他的身体按在另一边的墙上,后脑磕了一下,不算轻,他没忍住咬了一口刘邦的舌,复又主动裹缠上去,长长久久不熄。
刘邦记起韩信的味道,偷偷摸摸的,在某个傍晚行向家里的公交车上,落日的余晖洒在他的男孩晃晃悠悠浅眠的侧脸上,好看到他无法用言语描摹的模样。于是他小心翼翼凑过去,在公交车急刹的瞬间短短一秒的碰触,然后在男孩模模糊糊睁开眼的时候,把目光掷向远方。
一秒钟能尝到什么味道,可他就觉得是甜的。这味道在他舌尖,在他心底萦萦绕绕了多少个弯,在这一刻他终于能恣意地品尝,和着一杯烈酒,同他享用这空白多年的时光。
不需要用衣物遮身,也不需要以羞耻蔽体。他们从门口到床上,一路如同猛兽一样互相撕扯,狂风席卷暴雨,地火引燃天雷。除了粗重的喘息声外听不到任何的声响,他们两个第一次裸呈相对,却没有什么犹豫和羞耻。这是末日前的狂欢,他们都疯了,恨不得把自己打散了,再熔铸成对方,熔铸进漫长的缺失了彼此的时光里,也熔铸进未来分道扬镳的日子中。
男人之间的性爱,刘邦和韩信还是不甚懂。润滑寥寥草草做了,进入的时候痛得韩信额头上冒出汗珠,手指深深抠进刘邦的后背里,下巴抵在刘邦的肩头,喘息的声音都一下子变得无力。
刘邦也疼,但是他没有停下。一点一点加深,最后整根没入。韩信吐出来的气都是哆哆嗦嗦的,头歪靠在刘邦的肩窝,温热的呼吸扑在刘邦的耳后,轻轻用腿夹住了他的腰。
扶着大腿不断向深处顶弄的时候刘邦俯下身去啃咬韩信的脖颈,模模糊糊地说着话。
“……还想让我滚吗?”
韩信在铺天盖地的情欲里勾起唇角,声音被冲撞得支离破碎,尾音带着点点的哑。
“……滚……”
于是刘邦加快了速度,头部一次又一次地磨蹭着最要命的一点,韩信气息乱的一塌糊涂,眼角被逼出了泪,索性抬手勾住了刘邦的脖子,咬着他的耳垂,一遍一遍地说滚,滚,滚吧,停不下来,也不需要停下来。

这一篇我自己很喜欢,但是估计我写不出来了。改了很多次也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能看的就这么点……
不足的地方还是太多了,等我能更加精确地把握人物的情感的时候再把这一篇拿出来好好修改吧。

?!!!!!啊啊啊啊啊刚刚看到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一把抱住!!!!你是神仙啊啊啊啊啊!!!!!
我也想隔着次元壁去抱住你qwq你真的超级无敌好qwq
我很词穷,不知道怎么说,总之你也要天天开开心心的,大事都顺利,小事都顺心,很谢谢你不嫌弃我这个小辣鸡,给你比一万颗心qwq

黒‎´•ﻌ•`武:

有感而发。隔着一个次元壁的烦恼。

次元壁这个东西真的是让我又爱又恨,
每次当我看到我在意的可爱的你们遇到了什么不顺心,而我隔着这堵看不见打不破的墙只能在另一边颤抖双手心痛的看你诉说,我隔着屏幕的一切言语安慰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只恨自己不能打破它去到你身边给你一个拥抱,抱个满怀,然后抬手轻轻抚摸你的后背给你说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希望可爱的你们一直一直都开开心心٩۹(๑•̀ω•́ ๑)۶

@侃 的初见礼( 。ớ ₃ờ)ھ!!一只霸道总裁(???)邦!!!很高兴认识你还成为了你的绑定咸鱼生产商(划掉)画手

私心满腔,我就不打tag了

谁来为他们发声?

我第一次在lof写东西,是去年的这个时候。
当时我吃的cp很冷门,我自己刚刚经历了高考,大脑在被尽情压榨以后只剩下空空的壳子,写出来的东西很差,是真的差,语意不清逻辑不通没有文笔(当然现在也很辣鸡),没有评论也没有热度。
后来我慢慢地试着写一些东西,一点一点磨整夜整夜修改,我写的东西有小红心小蓝手了,有评论了,我早上起来看到我平时安安静静的lof竟然有十多条未读消息,有赞有推有评论,当时开心的心脏砰砰砰跳个不停,觉得世界一下子超级美好,我走过的路都能开出花儿来。
后来我写的东西被更多的人喜欢了,我反而很惶恐。我知道自己的浅陋,我没有优秀的文笔没有出众的描写,我为什么能被人喜欢呢,我真的对得起大家的喜欢吗。有一段时间我很怀疑自己,怀疑到看着自己写的东西就难受,就本能地想去逃避的程度。
后来有一次一个小天使问我要我之前补发的一篇文的链接,我发给了她以后她说很好吃,我很开心地说了谢谢,然后她说,你真是个温柔的人。
真的,我到现在都觉得这是我写了这一年以来听到的让我觉得超级无敌爆炸幸福的一句话。
我其实脾气很不好,很爱生气,我也知道自己写东西写的也不好,有这样那样很多的毛病。
但是我想,我会继续努力的,成为一个配得上大家喜欢的人,也努力去成为一个温柔的人。
谢谢每个看过我的文的你们,真的很感谢,无论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你们都是我在年少时期遇到的珍贵的宝藏。
我要成为更好的我。

Muize.lupe:


写在前面的话

杂谈允许转载

个人见解,肯定含有大量的个人观点,但是非引战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少回复评论,但是如果引战类评论会删除,撕逼苗头的评论会删除,请自行去私信。

对我有人身攻击意味的评论会删除。

不求每个人都认同。


 

今天又看到了关于文手比画手辛苦这样言论的说说,实在是忍不住了,想要谈谈自己的观点。

我必须要说的一点是当你们在为自己的付出得不到相应的回报而愤愤不平的时候,请想想看,在你说这样的言论的时候对于一个画手否定有多大?

 

我并没有说你们双标的意思,作为一个文手我是理解当你们发出这样的文字的心情的。但是同时,作为一个从默默无闻走到现在的写手,一个纯写手,一个认识并且接触了很多画手的写手,我却想为画手发声。

 

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不甘,但是同时,这个世界史公平并且不公平的,比起你们所抱怨的不公平,更多的是公平不是吗?

 

我们来根据经常谈论的几个现象来说说。


一个cp的热门多为画少为文


我们必须承认的是,现在的时代是一个快餐时代,比起耗费大量的时间去阅读一篇长达几千甚至上万字的文字,一张好看的,直观的,充满视觉冲击的画相对于文来讲,确实很吸引人。

但是我想提的,却是一个大家很少会想到的观点。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去写这篇文,是为了什么?

说对于喜欢一个cp或者说去写出什么其实都是虚的,因为在同人创作者之中,大部分的人群都正处于12岁(初一)到25岁之间,真正说能做到对于众人评价抱有完全无视的态度的人太少太少了。

我们比较直观的来讲,你去创作,多数都是为了读者。

那么我比较直白的说一句话,可能很严肃,可能很多人对这句话非常不屑,但是同时,也可能将很多人打醒。

既然,你不愿意去迎合你的读者,那么,如果你一没有无视这样的冷遇的勇气,没有耐得住寂寞的心,二没有在哪里都能发光的实力。那么,你还在抱怨什么?你该抱怨什么?你该做什么?

 

再者,我必须说一点的是,在现在,有多少文手能甘愿寂寞的去磨一篇足以支撑他得到那么多喜欢的一篇文?而这样的作者,在写了一年,并且坚持发粮之后,又有几个,还是那样默默无闻的?

 

而同时,能上热门的画手爹爹们,在你们看到他们高超的画技之前,你们可有想过这位爹爹,从入门到现在,画了多久?画了多少?

 


画比文更容易涨粉,更容易火。


 

对于这一点,前者我是赞同的,这个我也不藏着掖着。后者我否定,完全否定。

说句实在话,在主页我突然看到了一个好看的画,我去戳他的头像,看到他的主页有我喜欢的cp的画,我会去点关注。但是被推荐到我的主页的文,我不一定会去看,也不一定会对这个作者点关注,即便是他的热度再高。事实上我的七百多关注至少有五百多是画手。

 

但是同时关于第二点,我给你们讲一个实例。我和我绑画阿曼。

目前我的粉丝数是3200+,阿曼的粉丝是400+,同样是画手和文手。

其实对于阿曼的粉丝数我是真的,特别心疼的,因为我跟她很熟,所以我了解曼曼,她的空间相册里,去年一年,初三的一年,画了一百多张画。

还有一位爹地,一位孩厨,一年画了五十多个孩子。每一个都有详细设定,好看的让我想要嫁的那种好看,但现在也几乎没有人看她的画。

还有我发现的很多爹地,无论是人体还是上色都爆好,又很高产,但是一张画的热度只有不超过二十的热度。

很触目惊心对吧?我看到的时候也很触目惊心,甚至是心疼的想要将他们告诉全世界那样的冲动。是不是似曾相识?是不是感觉有所共鸣,因为文手之中有与他们相同的存在。

在你们为自己抱不平而侃侃而谈,而高谈阔论的时候,谁来为他们发声?

不公平的现象哪里没有?无论是文手还是画手。谁没有沉寂不被人所知的时候?谁没有努力但是得不到回报的时候?

是文手的专属吗?不是。

画手就一定比文手要容易出头吗?不是。

既然这些都不是,那么这样的偏见从何而来?

 


最后一点却不是列现象,而是我作为一个文手,想对各位文手说的一些话。


 

我与大家相同,可能很多人看着我现在一篇文章大几百的热度的时候,是很难以想象我以前的一篇文章最高热度不会超过四十并且是在平均热度都在三四十的圈子里,我的文章最高热度才刚刚够到了平均热度的线。

甚至在我最开始写凹凸的同人文的时候,一翻凹凸的主页,文章都在一百到两百以上的时候,我磨了一个星期的一篇四千加的文章,热度只有三十多一点点

甚至我去年一年的写作,写了近三十万字,也只涨了不到七百的粉丝。

我列出这些例子是想说什么呢?

没有谁的成功是一蹴而就,但是也不会谁努力了很久很久,却全无回报。

我相信每一个人第一次进入lof的时候看到的不是热度或者是关注数,而是每一篇文章下面那个,只有作者能看到,现在却很少人去看的浏览量

我的文章,有几百几千的浏览量啊!有那么多人看啊!这种最开始的,最简单的感动,你还能拾起吗?

第一次收到小红心

第一次收到小蓝手

第一次收到写的真好!这样的评论

第一次收到长评

第一次收到画手爹爹的同人创作

那些感动啊,那些支撑你继续写作下去的东西

你还记得吗?

 

谁来为他们发声?

谁来为心有不甘的画手爹爹们发声?

谁来为那些默默无闻的做着自己喜欢的别人不喜欢的事的爹爹们发声?

谁来为当初那个那样感谢画手爹爹的你们发声?

谁来为单纯的忠于写作的自己发声?

我一直都觉得初心这个词是个很矫情的词,但是我却很想在这里用这个词。

只要你有初心,只要你有耐得住沉寂的勇气,只要你有满足于现状的心态,只要你慢慢的丰富自己的羽翼,给予自己足够的实力,那么,你是画手还是文手,又有什么不同?


【邦信】龙与他的监护人(补档)

好久以前翻过的,稍微改动一点补个档。之前小号补的也被和谐了……
不过确实没什么车啊……这点儿都能翻吗……

点我上假车

他很久不打理自己了,或者说他压根没有过这习惯。他下巴上冒着点儿胡茬,工装夹克是旧的,不知道穿了多少年,有点脱色但是洗的很干净。他把烟头随意扔进河里,一点红色被水面吞没,发出细细的嘶嘶声。他盯着烟头顺着河水涌流的方向飘走,呼出的气体带着点尼古丁的味道,被一缕多管闲事的风捧到少年的面前。
那明明是苦的不行的二手烟,少年却也觉得甘之如饴。

最近卡文卡的要死家里事儿又多的一批,心情起起伏伏起起伏伏。
随便摸个鱼,和邦信无关就是写写试试看。
这两天超级高兴的事儿大概就是微博被抽到超级喜欢的太太画了头像,感觉整个人都炫酷了(?)
真的真的很抱歉,以后不会把负面情绪随便放上来了🙏
会尽快恢复状态的🙏

“即使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即使我杀人累累,半夜从梦中惊醒,眼前都是纷飞的肢体和陌生的人,我的伙伴,我的敌人,以及与我素不相识的无辜的人。”
“我也要握着我手中的枪,在这条边界线上站到最后一刻。”
“站到这条边界线后面的人,千千万万过着平静的,快乐的,幸福或者自己觉得不幸福的生活的人们,眼睛里永远看不见我正在经历着的事情的那一刻。”

瞎几把摸个鱼。
写的都是啥啊我日。
我这个手速大概是没救了吧。

【邦信】军paro摸鱼段子整理

关于军paro已经准备了很久了,中间也有断断续续的各种摸鱼,先把之前的一些鱼整理一下。
【这个格式也太难搞了吧……】
一些设定
最初版本的摸鱼
一血
二杀
三杀
四杀
五杀

一些杂七杂八的【?】
同一个世界观下的元芳设定和摸鱼
附赠一个佣兵paro(与军paro无关)

【邦信】大概是个车吧……

那什么,我真的不会起题目……
答应下来的三邦一信车终于写好了orz拖了半辈子……
r20,r20,r20,三个皮肤的刘邦日街霸,注意避雷!
描写比较直白,注意!!!
还有什么预警我想到再补……

链接在这里,戳不开走评论!
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之上车吧

超级可爱!

宿凔/云醉生:

“来信信,吃一口寿司。”
忙着打游戏的韩信匆匆忙忙应两声,目光依然锁定在屏幕上,向着刘邦的方向偏过头来,微微张开嘴。
没有寿司香喷喷的糯米的口感,印在唇边的只有一个轻柔又绵长的吻。
吃什么寿司,吃你多好,对吧。

From侃侃的段子x已授权

@QQ小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