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博主 让您看到很多瞎逼逼真的很抱歉



黑武要加油,要开心,我爱你鸭!

一点碎碎念

我喜欢的cp很多,但是每一对零零散散多多少少的都产过一些东西,我不想白嫖,喜欢的粮食一定会尽量留言和点心心,也会给小伙伴推荐神仙大大神仙粮食。好的东西就是要被更多人看到才会更好。

我写的东西大部分都是摸鱼,我自己心里也是清楚的。一方面是我确实懒【……】,另外一方面我也真的很忙,我的三次生活一团乱,家庭学校私事搅得我常常来回奔波,睡眠越来越少。我每次写东西都知道自己的状态是好还是坏,因为我没什么擅长的东西也没什么爱好,只有写作可以让我短暂地忘记很多烦恼,所以我对自己的要求很高,经常锁文删文,希望您不要介意鸭,我会努力给大家看到一个调整好状态的自己。

我不喜欢圈子,但是很想和人交朋友。这也很矛...

我跟个风嗷!

反正就是,评论这条老福特,不需要点推点赞,我可以给你喜欢的cp摸一个月的鱼,你想吃啥跟我说,只要我知道的cp都可以摸,糖车刀都可以!
文风的话看老福特就好orz反正文笔很烂就对了
我比较了解的大概是农药/clx/车万/刀男/yys,现在在前两个坑里所以写起来会比较有感觉(大概
为什么是说摸鱼,因为我可能下个月会很忙,有考试有比赛,完成度比较高的我怕没有时间【……
嗯……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鸽子精转世(。),所以这一个月你可以随意催我,我把我的联系方式都给你,想怎么催都可以!
然后如果我们可以打游戏扯闲天就更好了!(

截止到25号,我考完试之后吧!
0评也不自杀!
我知道我写的东西很烂,也希

流眼泪的韩信真可爱啊,不管是什么情况下,年轻气盛的小将军显出一点与平日里不同的脆弱就让人心旌动摇。

*原楚,复习间隙摸个破鱼(我求求你了快去背书吧
*大概是(我很喜欢的)一夜情设定,现pa,商业方面的竞争对手
*想写一个长篇,但是感觉自己写不动,所以估计没有后续(……

楚留香一直是一个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淡定和超然,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
然而在这一刻,他着实进退两难。

最终他还是走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上的时候他确信自己看到了原随云唇角无法掩抑的一点点笑容。那个人的嘴唇很薄,颜色偏淡,亲吻的时候可以尝到一点点烟草的味道。楚留香轻咳了一声,不明显地甩甩脑袋,想把那些旖思从自己宿醉未清的混乱大脑中赶出去。
“香帅?”
这时候他听到原随云的声音,刻意压得很低的那种, 尾音又带着些因为心情愉快而无法抑制...

萧疏寒和闻道才是谁也离不了谁的,虽然整个剧情里对闻道才的刻画非常少,但是萧疏寒把他和楚遗风相提并论,已经足以说明他在萧疏寒心中拥有不低的地位。而洗心见武里闻道才的出现也很让人惊喜,这个沉默寡言看起来不理世事(只会疯狂斩无极)的致虚长老,还有很多没被发掘的地方。他一定是萧疏寒身边无比得力的左膀右臂,也一定是萧疏寒心里那个年纪最小的可可爱爱武痴小师弟。
但是说闻道才和楚遗风很像我总觉得是个flag啊……

我真的很喜欢一夜情!!!!!
特别是那种本来就认识的,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小心419了然后第二天早上起来你看我我看你,超他妈尴尬!
但是又很爽啊!(???)所以再不得已看到对方就会忍不住去想那天晚上的感觉,怎么办没办法工作/学习/生活了!
我想让我喜欢的所有cp都去一夜情!(?)

55555555我爱花花!!!!!!花花太棒了!!!!我努力把这个坑填上!!!(咕咕咕)

👻👻👻:

#苏蓉蓉性转注意#


是侃哥 @侃 的蓉楚现pa!!滤镜拯救我,顺便催催后续!

*蓉楚,现pa,性转蓉注意避雷
*比较个人恶趣味的一个摸鱼

要不要上去坐坐呢?苏蓉蓉这样问。

楚留香和苏蓉蓉已经是多少年的老友,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他从来都喜欢美丽的东西,而苏蓉蓉是个美丽的人,从皮到骨,从内至外。在楚留香眼里,苏蓉蓉像一棵树,又像一朵花,有着细腻得像女孩子一样的心思,又是顶天立地的,可以为他打点好一切。而他本来也可以做那棵树,却生了一副懒骨头,总觉得在树下稍微倚一倚也是好的,于是便依偎着这棵大树,从过去走到了现在。
但是现在,苏蓉蓉问他,要不要上去坐坐。
两个男人在一起坐坐本来是件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但楚留香明白这其中的不寻常,他怎么可能不懂,那烙在自己后背上的炽热眼神,那语气...

*邦信,久违的军pa

“我和你打个赌。”
刘邦突然听到韩信的声音,正在扎行军带的动作稍稍停滞,他回过头来看向韩信的方向,屋子里没开灯,他的脸隐没在黑暗之中,模模糊糊的像是镜花水月,连轮廓都看不分明。
“你要和我赌什么?”
“我赌……”他的声音因为什么不明的因素而变得哽咽,“我赌你能活着回来。”
刘邦沉默了,他上前两步去抚摸韩信的脸,指尖接触到一片湿漉漉,下一秒便被那人慌张地把手打开,仅仅片刻的触感,但眼泪是真的,疼痛也是真的。
然后他低下头去,额头抵着韩信的,借着一点月光,他看见那双湿润的眼睛。
“……那我得让你赢。”
韩信听了这句话,双唇微启,想说些什么,却仍是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他轻轻地“啊”了一声,...

早安——

© | Powered by LOFTER